夜猫临清在线咕文

这里临清鸭☆
是个混画圈的写文废^q^
瑶妹我本命!!!
曦瑶心头好!!!
不吃聂瑶/曦澄很抱歉qwq
扩列!Q号看置顶!来找我玩鸭!☆

【曦瑶】《听风唱的歌》

*刀子预警!!!


*大概是 猎人涣x狐精瑶


*其实还好啦,有75%的糖鸭

 曦瑶三十天!第一天打卡!




— — — — — — — — — — — — — — — — — — — — 




01.


混乱,血腥,不堪。狂风呼啸着。告诉蓝曦臣他倒下时眼前的世界。




醒来时他已经到了一个林子里,旁边是一头鹿,正闭着眼睛休息。蓝曦臣张开嘴,发出来的声音低沉嘶哑到令他难以置信。




那头鹿睡得不深,一点动静就醒了。看见蓝曦臣正望着他,对他笑了一下:“你好。”




“啊,抱歉,我忘了我现在的形态,没吓着你吧?我想你对“妖精”有概念吧,我直说了,我叫金光瑶,是鹿精,你呢?”




蓝曦臣随手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了几个字。“我是蓝曦臣,是人类。”,“谢谢你帮了我。”




“不用,不过他们是谁啊?为什么追着你?”


“啊,一些私人恩怨罢了。”


“...嗯。”你真的不擅长骗人啊,“那我该如何称呼您?”


“随意。”


“那...二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称呼,但金光瑶就是这么叫下去了。




蓝曦臣在金光瑶那养好了伤要离开时,金光瑶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嘬狐狸的毛,编成了一个平安符。




蓝曦臣的背影消失的同时,背后出现了一个有着毛茸茸尾巴的少年:“呼,这几天头上顶个角都习惯了。”




风欢快的旋律中有一个声音。




“二哥,可要快些回来呀♡”




02.


金光瑶在林子里已经自己待了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里,他尝试着戒掉食肉的习惯,尝试着控制自己的本性。他要站得离蓝曦臣更近一点,一点就好。




可惜他们终究不是同一类。他们无法站在一起,就像一个天秤,底下是无数的危险,付出的越多,陷得越深。




而天秤的另一方却是始终浑然不知,待到天秤坍塌时,才有所反应。




卑微,又可笑。




蓝曦臣回来的时候,带了一把猎枪。金光瑶即使早就知道了,但心中还是有些失落。那把猎枪不是普通的啊。




但那猎枪没有一次对准他。有一回,金光瑶在遇见一只狼时差点暴露了原形。不行,二哥还在。这是金光瑶在狼扑来前的唯一念头。




在尖牙触到金光瑶的前一秒,一声枪响,那匹狼倒在了金光瑶面前,鲜血有许些溅到了金光瑶身上。




腥味在空中漫开,风在那一霎凝固了,这一切,如他的结局般不堪。




蓝曦臣的猎枪,永远都是为他挡下危险的。




...真的是吗。




03.


蓝曦臣在金光瑶那已经待了半年了。




这半年里,金光瑶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出去,然后两三天后又回来。




有一回,蓝曦臣在金光瑶常去的小溪旁看见了几嘬狐狸的毛,还特意告诉金光瑶要小心行事。




金光瑶每次都是笑着答应。




蓝曦臣觉得金光瑶头上两个鹿角很有趣,有时还会有鸟儿在那角上停下,不论是他原形还是人形。




蓝曦臣终会在午后靠在树下看书,金光瑶便会坐在他身边陪他一起看,有时还会睡着,靠在蓝曦臣肩上。




阳光透过树荫洒下,微风惹得金光瑶的睫毛微微颤动。




蓝曦臣有时也会合眼休息,两人靠在树下,犹如一段佳话。




金光瑶有时会对着天空哼着一首歌,那是一首蓝曦臣从未听过的曲子。




金光瑶每次都会笑着对他说:“二哥,这曲子是风告诉我的,曲调欢快的话证明他很开心哦!”




蓝曦臣总会笑着摇摇头:“阿瑶,二哥听不见啊。”“那以后,我可以唱给二哥听啊!”




“每天唱也没问题!”金光瑶的嗓音犹如微风,清脆悦耳。




但后来,不知从哪传来了别的声音。




金光瑶是狐妖,干过很多不好的事情的,连亲人都不放过呢!




犹如午夜十二点的灰姑娘,被人揭穿了。




蓝曦臣的家人找到了他们,蓝曦臣大抵也信了。




被揭穿的公主和灰姑娘,人们可能更愿意选择后者吧。反正金光瑶是说不出什么了的。




他已经没有那么多力气了。




蓝曦臣还是念及了情谊,为金光瑶转身去翻药包了。




下一秒如同电影。惊恐的眼神,毫不犹豫的枪声。




还有金光瑶的满脸错愕。




蓝曦臣终于听见风的声音了。




但这一回,它不再悦耳了。




04.


风的嘶吼告诉他,来不及了,鲜血已经彻底染红了金光瑶。




05.


已经没有人相信他了。




这个世界抛弃了他,他的世界也离开了他。可悲,一败涂地的人生。


其实你早就放弃我了吧。二哥,你不擅长说谎啊。




生命结束前的一瞬间,金光瑶不知哪来的力气,扑向了蓝曦臣。




蓝曦臣拿起了猎枪,但是却按不下去了。




金光瑶扑向了一匹狼。




这次居然在二哥面前暴露原形了,


真是糟糕啊。




毫不起眼的尘埃居然渴望着和无暇的月站在一起。




天真。




06.


除妖猎人蓝曦臣干掉了一只作恶多端的狐妖。




一桩美谈。




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身份了,他只是埋伏在他身边罢了。




但为什么还是会想他呢。




有一个猎人,

在世人的故事中,

一遍又一遍的断了他恋人的命。



这是风在唱的歌。但已经没有人会听懂了。


——————————————————————————

先说声抱歉!

这几天艺术节挺忙的,有空也常在一个群里混着所以没更新超抱歉!

说实话我这一篇写着写着跑题了我修改了好久(不

曦瑶三十天今天开始!

我尽量坚持_(´ཀ`」 ∠)_

评论(2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