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气临清在线咕文

这里临清鸭☆
是个混画圈的写文废^q^
瑶妹我本命!!!
曦瑶心头好!!!
不吃聂瑶/曦澄很抱歉qwq
扩列!Q号看置顶!来找我玩鸭!☆

【曦瑶】《听风唱的歌》

*刀子预警!!!


*大概是 猎人涣x狐精瑶


*其实还好啦,有75%的糖鸭

 曦瑶三十天!第一天打卡!




— — — — — — — — — — — — — — — — — — — — 




01.


混乱,血腥,不堪。狂风呼啸着。告诉蓝曦臣他倒下时眼前的世界。




醒来时他已经到了一个林子里,旁边是一头鹿,正闭着眼睛休息。蓝曦臣张开嘴,发出来的声音低沉嘶哑到令他难以置信。




那头鹿睡得不深,一点动静就醒了。看见蓝曦臣正望着他,对他笑了一下:“你好。”




“啊,抱歉,我忘了我现在的形态,没吓着你吧?我想你对“妖精”有概念吧,我直说了,我叫金光瑶,是鹿精,你呢?”




蓝曦臣随手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了几个字。“我是蓝曦臣,是人类。”,“谢谢你帮了我。”




“不用,不过他们是谁啊?为什么追着你?”


“啊,一些私人恩怨罢了。”


“...嗯。”你真的不擅长骗人啊,“那我该如何称呼您?”


“随意。”


“那...二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称呼,但金光瑶就是这么叫下去了。




蓝曦臣在金光瑶那养好了伤要离开时,金光瑶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嘬狐狸的毛,编成了一个平安符。




蓝曦臣的背影消失的同时,背后出现了一个有着毛茸茸尾巴的少年:“呼,这几天头上顶个角都习惯了。”




风欢快的旋律中有一个声音。




“二哥,可要快些回来呀♡”




02.


金光瑶在林子里已经自己待了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里,他尝试着戒掉食肉的习惯,尝试着控制自己的本性。他要站得离蓝曦臣更近一点,一点就好。




可惜他们终究不是同一类。他们无法站在一起,就像一个天秤,底下是无数的危险,付出的越多,陷得越深。




而天秤的另一方却是始终浑然不知,待到天秤坍塌时,才有所反应。




卑微,又可笑。




蓝曦臣回来的时候,带了一把猎枪。金光瑶即使早就知道了,但心中还是有些失落。那把猎枪不是普通的啊。




但那猎枪没有一次对准他。有一回,金光瑶在遇见一只狼时差点暴露了原形。不行,二哥还在。这是金光瑶在狼扑来前的唯一念头。




在尖牙触到金光瑶的前一秒,一声枪响,那匹狼倒在了金光瑶面前,鲜血有许些溅到了金光瑶身上。




腥味在空中漫开,风在那一霎凝固了,这一切,如他的结局般不堪。




蓝曦臣的猎枪,永远都是为他挡下危险的。




...真的是吗。




03.


蓝曦臣在金光瑶那已经待了半年了。




这半年里,金光瑶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出去,然后两三天后又回来。




有一回,蓝曦臣在金光瑶常去的小溪旁看见了几嘬狐狸的毛,还特意告诉金光瑶要小心行事。




金光瑶每次都是笑着答应。




蓝曦臣觉得金光瑶头上两个鹿角很有趣,有时还会有鸟儿在那角上停下,不论是他原形还是人形。




蓝曦臣终会在午后靠在树下看书,金光瑶便会坐在他身边陪他一起看,有时还会睡着,靠在蓝曦臣肩上。




阳光透过树荫洒下,微风惹得金光瑶的睫毛微微颤动。




蓝曦臣有时也会合眼休息,两人靠在树下,犹如一段佳话。




金光瑶有时会对着天空哼着一首歌,那是一首蓝曦臣从未听过的曲子。




金光瑶每次都会笑着对他说:“二哥,这曲子是风告诉我的,曲调欢快的话证明他很开心哦!”




蓝曦臣总会笑着摇摇头:“阿瑶,二哥听不见啊。”“那以后,我可以唱给二哥听啊!”




“每天唱也没问题!”金光瑶的嗓音犹如微风,清脆悦耳。




但后来,不知从哪传来了别的声音。




金光瑶是狐妖,干过很多不好的事情的,连亲人都不放过呢!




犹如午夜十二点的灰姑娘,被人揭穿了。




蓝曦臣的家人找到了他们,蓝曦臣大抵也信了。




被揭穿的公主和灰姑娘,人们可能更愿意选择后者吧。反正金光瑶是说不出什么了的。




他已经没有那么多力气了。




蓝曦臣还是念及了情谊,为金光瑶转身去翻药包了。




下一秒如同电影。惊恐的眼神,毫不犹豫的枪声。




还有金光瑶的满脸错愕。




蓝曦臣终于听见风的声音了。




但这一回,它不再悦耳了。




04.


风的嘶吼告诉他,来不及了,鲜血已经彻底染红了金光瑶。




05.


已经没有人相信他了。




这个世界抛弃了他,他的世界也离开了他。可悲,一败涂地的人生。


其实你早就放弃我了吧。二哥,你不擅长说谎啊。




生命结束前的一瞬间,金光瑶不知哪来的力气,扑向了蓝曦臣。




蓝曦臣拿起了猎枪,但是却按不下去了。




金光瑶扑向了一匹狼。




这次居然在二哥面前暴露原形了,


真是糟糕啊。




毫不起眼的尘埃居然渴望着和无暇的月站在一起。




天真。




06.


除妖猎人蓝曦臣干掉了一只作恶多端的狐妖。




一桩美谈。




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身份了,他只是埋伏在他身边罢了。




但为什么还是会想他呢。




有一个猎人,


他结束了自己恋人的生命。




这是风在唱的歌。


——————————————————————————

先说声抱歉!

这几天艺术节挺忙的,有空也常在一个群里混着所以没更新超抱歉!

说实话我这一篇写着写着跑题了我修改了好久(不

曦瑶三十天今天开始!

我尽量坚持_(´ཀ`」 ∠)_

曦瑶三十天码文预警!

关于上次说的数学上85就码曦瑶三十天。

emm...居然89?!(别吐槽我的分数我是个数学废的qwq

然后就,也不能毁约嘛

这周开始吧,但不知道周几开始∠( ᐛ 」∠)_

我会咕的请放心毕竟我懒(bushi


ps:周末写好的文明天放学回来发

【曦瑶/晓薛】《今天也有神仙造福社会》(五)

*发晚了抱歉qwq


*泥石流预警!大型ooc现场预警!分段狂魔是我没错了


*恶友友情向




— — — — — — — — — — — — — — — — — — 




14.


金光瑶觉得薛洋被调包了。




我的崽子不是那种看人不爽就一尸毒粉撒下去的吗?动不动就要割人舌头的薛洋呢?




这个对着屏幕照片发春的少女你谁?已经满屏粉红泡泡了我请你们停一停???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它开始于那束“友人收到了会开心”的玫瑰花。




薛洋收到后高兴的像过节一样,然后尝试着要了晓星尘的照片。照片发来时薛洋的心脏遭受了暴击伤害。




然后他们约会了。




薛洋告诉金光瑶的是:和另一个叫“拂尘”的约了聚会,但是他有事去不了了。




呵呵。




金光瑶表示这个借口也太假了吧?!怕是“拂尘”根本不知道吧?!不然你最大情敌(薛洋认为)会把霜华让给你???没塞你一嘴狗粮就不错了!




而且那么巧的在周末前一天晚上说没时间???




恋爱中的人智商果然都是负数!




15.


今天是周六。难得薛洋早起了。




顺带叫醒了金光瑶,导致一开门就是一个枕头砸来。这小矮子的起床气越来越重了!以后谁敢叫他起来啊!




但蓝曦臣例外。




薛洋曾目睹过一大早上金光瑶特关声音将他吵醒了,他本想看看金光瑶怼他宝贝二哥,这可是十分罕见的啊!




但他失望了。




金光瑶揉着眼睛拿起手机,看着聊天界面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回了信息。???微笑?薛洋有种穿越了的感觉。这还是那个被闹钟吵醒都会暴躁摔手机的金光瑶吗???




把被调包的小矮子换回来啊喂!




直到他遇见了晓星尘。




爱情真是伟大:)




16.


 晓星尘收到薛洋一连串的感叹号时才觉得有些不对。我是不是花送少了(bushi)




霜华:阿洋怎么了?


降灾:道长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你怎么认识小矮子!那糖别是你送我的吧!!osbxydjdbxdk


霜华:...阿洋你冷静些。




你叫我怎么冷静啊道长!!!


降灾:道长,你知道玫瑰的含义吗?


霜华:不知道。怎么了吗?


降灾:唔...这是送给喜欢的人的啊,道长不知道吗?




晓星尘在屏幕那边一愣。那不是正好吗!(bushi)




降灾:不过道长,说不定你已经见过我了,但我连你名字都还不知道...(疯狂暗示)


霜华:我叫晓星尘。




薛洋看着乖巧回复的晓星尘,露出小虎牙坏笑,发了一段语音。




道长~你周末有时间吗?


霜华:嗯?和拂尘有个聚会


降灾:好吧...


霜华:他刚刚说没时间。




真巧啊:)


——————————————————————————

今天有些事在房间一天没出来,刚才出去买些东西吃顺带拿回手机的

真的抱歉

答应好了还更晚了我真是(つД`)ノ


关于什么时候更文

抱歉最近学校艺术节比较多事情,所以这两天不怎么在线,刚期中考完,艺术节海报也没画完,比赛的科幻画也没画,所以估计要等到周末再发文了,忙完这一阵就好了。真的很抱歉qwq


望理解☆

【忘羡/澄宁】《我要顺着网线来操你了》(二)

*大型ooc现场请注意!


*幼儿园文笔预警


*可能大概也许会有刀^q^




— — — — — — — — — — — — — — — — — — — — 




04.


魏无羡刚回到网络上时还有点迷。




“美妆博主莫玄羽”欢迎回归。




???!!!




这谁?!这啥?!我帐号不是被封了吗?!!(魏氏懵逼)




然后他用几分钟了解了现在的状况:这个叫“莫玄羽”的在网上常遭别人的语言攻击,甚至有人公然挑衅侮辱他。但没有人替他站出来,他也只能默默承受。




后来也是呆不下去了,才会把帐号转让回收的吧。那好吧,那我用好这个身份罢。




魏无羡选择当了一个黑客,和上一次身份相似,但他没有负担了。




或许曾经他真的一事无成罢。现在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他可以选择了。挺好的。




于是他第一票就干了票大的。他将某家公司的防火墙给破了。魏无羡发誓自己绝不是故意的,这是那家公司与他是原帐号时的一起事故好像有些关联。




然后他通过网络改过几次数据后,打算向警局说清情况。但又觉得这几天大概也许可能会给警局添了些麻烦,于是魏无羡改了铃声。




然后成功地打错了一个符号,改到云梦去了。




woc!!!师妹会不会打死我?!一定会的吧!!!


哦,对了。他现在不认识我。




已经没有“双杰”了。




05.


温宁在埋头工作时,温情的一通电话惊到了他。已经深夜11:48(我军训时码字时间)了。




“喂?姐姐,怎,怎么了?”


“已经要十二点了!你今晚回不回来的?!”


“我,我晚一会...吧?”


“你昨天晚上也说“晚一会晚一会”,你多长时间没睡了,你知道吗?!”




“我们可不支持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你当你体质多好?”


“诶,江...”


“你可别误会,我对岐山没有好感。只是你现在在我的地盘,出了事是我负责。我不希望有麻烦!”


“好,好的。姐姐?嗯,好,我马上就回去。”温宁挂了电话,低头又敲起键盘。然后电源被强制关掉了。




“赶紧收拾东西回去,”江澄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微微皱眉,他每天这个点都不回去?真是乱来,“快点,给你十分钟,我载你回去。”




“诶...不,不用了吧?”


“可以,你明天也不用来了。”


“...是。”




然后温宁小天使就被拐上了车。




“快点!安全带系上!”


“好...好的!”温宁越是紧张越是手忙脚乱。


“我帮你。”


“不!不用!”


“别动。”




看着江澄越靠越近,温宁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从来没人为了别的事主动接近他,江澄是第一个。




江澄抬头就看到了整个僵硬了的温宁,耳旁还有些可疑的红晕。居然有点可爱( ?)




“咳。那资料如果很重要的话明天我可以帮你找回来,坐好,我要开车了!”


“好!好的!那些资料不要紧的我自己可以!”




我看起来很凶吗?江澄陷入了沉思。




几分钟后,江澄终于想通了。我思考这个干嘛??!




我对岐山的人没有好感!




06.


蓝忘机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终是没有发话。




“喂?有没有人啊?我说了!”魏无羡在电话那头将他近几日查清的情况全说了出来,“那你们加油调查?这是真的,相信我。”


“...好的。谢谢。”




这个声音让魏无羡愣住了。电话那边是蓝忘机?!从前的故人这几天让他撞了个遍。上次看见温宁好像坐在师妹车里?还有那个金光瑶,给蓝曦臣递盆花都能紧张?




真是祸不单行。




但蓝忘机只听过我声音一两回,又隔着电话,或许他听不出来吧。




魏无羡哪里知道,在他走后,蓝忘机将他那早已被封了的帐号看了多少次,对着他灰暗的头像失神过多少回。




魏婴会回来的。




那是蓝忘机这十三年里来对自己最好的安慰,也是他在魏无羡走后唯一的心愿。




有人说蓝忘机的眼中有星辰大海,是极好看的眸子,但他眼中的星早就落了。


有人说蓝忘机生活规律,从不喝酒抽烟,但他却在找不到魏无羡的晚上喝了一大坛天子笑,将晚归的蓝涣吓了一跳。


他从没见弟弟这么落魄的样子,哪怕是在他受罚时也没有。




这些,魏无羡全部不会知道。蓝忘机不说,他便辈子都不会去问。




曾经蓝忘机的世界只是一座冰山,魏无羡将山化作了水,却又在转身离去时关上了门。




留下蓝忘机一人,


在那片汪洋中,


挣扎了十三年。




04.


魏无羡刚回到网络上时还有点迷。




“美妆博主莫玄羽”欢迎回归。




???!!!




这谁?!这啥?!我帐号不是被封了吗?!!(魏氏懵逼)




然后他用几分钟了解了现在的状况:这个叫“莫玄羽”的在网上常遭别人的语言攻击,甚至有人公然挑衅侮辱他。但没有人替他站出来,他也只能默默承受。




后来也是呆不下去了,才会把帐号转让回收的吧。那好吧,那我用好这个身份罢。




魏无羡选择当了一个黑客,和上一次身份相似,但他没有负担了。




或许曾经他真的一事无成罢。现在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他可以选择了。挺好的。




于是他第一票就干了票大的。他将某家公司的防火墙给破了。魏无羡发誓自己绝不是故意的,这是那家公司与他是原帐号时的一起事故好像有些关联。




然后他通过网络改过几次数据后,打算向警局说清情况。但又觉得这几天大概也许可能会给警局添了些麻烦,于是魏无羡改了铃声。




然后成功地打错了一个符号,改到云梦去了。




woc!!!师妹会不会打死我?!一定会的吧!!!


哦,对了。他现在不认识我。




已经没有“双杰”了。




05.


温宁在埋头工作时,温情的一通电话惊到了他。已经深夜11:48(我军训时码字时间)了。




“喂?姐姐,怎,怎么了?”


“已经要十二点了!你今晚回不回来的?!”


“我,我晚一会...吧?”


“你昨天晚上也说“晚一会晚一会”,你多长时间没睡了,你知道吗?!”




“我们可不支持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你当你体质多好?”


“诶,江...”


“你可别误会,我对岐山没有好感。只是你现在在我的地盘,出了事是我负责。我不希望有麻烦!”


“好,好的。姐姐?嗯,好,我马上就回去。”温宁挂了电话,低头又敲起键盘。然后电源被强制关掉了。




“赶紧收拾东西回去,”江澄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微微皱眉,他每天这个点都不回去?真是乱来,“快点,给你十分钟,我载你回去。”




“诶...不,不用了吧?”


“可以,你明天也不用来了。”


“...是。”




然后温宁小天使就被拐上了车。




“快点!安全带系上!”


“好...好的!”温宁越是紧张越是手忙脚乱。


“我帮你。”


“不!不用!”


“别动。”




看着江澄越靠越近,温宁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从来没人为了别的事主动接近他,江澄是第一个。




江澄抬头就看到了整个僵硬了的温宁,耳旁还有些可疑的红晕。居然有点可爱( ?)




“咳。那资料如果很重要的话明天我可以帮你找回来,坐好,我要开车了!”


“好!好的!那些资料不要紧的我自己可以!”




我看起来很凶吗?江澄陷入了沉思。




几分钟后,江澄终于想通了。我思考这个干嘛??!




我对岐山的人没有好感!




06.


蓝忘机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终是没有发话。




“喂?有没有人啊?我说了!”魏无羡在电话那头将他近几日查清的情况全说了出来,“那你们加油调查?这是真的,相信我。”


“...好的。谢谢。”




这个声音让魏无羡愣住了。电话那边是蓝忘机?!从前的故人这几天让他撞了个遍。上次看见温宁好像坐在师妹车里?还有那个金光瑶,给蓝曦臣递盆花都能紧张?




真是祸不单行。




但蓝忘机只听过我声音一两回,又隔着电话,或许他听不出来吧。




魏无羡哪里知道,在他走后,蓝忘机将他那早已被封了的帐号看了多少次,对着他灰暗的头像失神过多少回。




魏婴会回来的。




那是蓝忘机这十三年里来对自己最好的安慰,也是他在魏无羡走后唯一的心愿。




有人说蓝忘机的眼中有星辰大海,是极好看的眸子,但他眼中的星早就落了。


有人说蓝忘机生活规律,从不喝酒抽烟,但他却在找不到魏无羡的晚上喝了一大坛天子笑,将晚归的蓝涣吓了一跳。


他从没见弟弟这么落魄的样子,哪怕是在他受罚时也没有。




这些,魏无羡全部不会知道。蓝忘机不说,他便辈子都不会去问。




曾经蓝忘机的世界只是一座冰山,魏无羡将山化作了水,却又在转身离去时关上了门。




留下蓝忘机一人,


在那片汪洋中,


挣扎了十三年。


——————————————————————————

军训第四天码完的一直懒得打字发上来^q^

今天买的魔道卫衣和帽子到了超开心!

还没写完作业,一看时间已经挺晚了就赶紧打字了。

所以我滚去写作业了_(´ཀ`」 ∠)_

ps:如果这次数学我能上85,我坚持写曦瑶文三十天说到做到!

妈鸭这么快就100了



我我我还咕着一篇呢



还是点cp?



我想写花吐症( ´▽`)

【澄宁】《转身》

*算是给舅舅的生日贺文?我jio得舅舅生日会有糖的所以我的刀没什么的^q^


*是澄宁向鸭~


  一把刀捅回来了解一下没错我就是魔鬼:)




— — — — — — — — — — — — — — — — — 




01.


江澄的生日到了。但他没打算过这个生日。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日。




不知是哪一年的事情了,那天他也是的生日,江厌离为他煮了一大锅莲藕排骨汤,然后被魏无羡承包了一半。




也不知道魏无羡哪来的本事,明明是个见狗怂,怕狗怕得要死,却还是用一根骨头弄来一只小狗。




结果一进莲花坞就开始跑,还边大吼:“江澄你的生日礼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快来救我!!!”




那只狗最后还是被江澄弄回去了,毕竟魏无羡怕狗。




那天江枫眠难得也在,但江澄知道肯定是魏无羡请来的。那是他过的最开心的一个生日。




那已经不知道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哪还有什么莲花坞啊。




江澄在拿着包离开家门的前一秒,都还在看着大路,果然啊,去你的双杰吧。江澄,别傻了,终究只有你一个人陪你啊。




已经没有双杰了。




02.


江澄再回过神时,他已经来到了这里。一个游乐园。




他愣了一下,还是买了票走了进去。




可能是因为今天周一,所以游乐园里几乎没什么人,只有几个小孩子和大人罢了。




江澄其实不大喜欢这些游乐设施,他觉得无用,这里的种种,都比不上曾经莲花坞一个破旧的秋千。




但他确实是来过这里的。他想了想,还是走进了鬼屋。




黑暗的房间有着一股腥味,里面的灯一闪一闪,还有各种不同的音效。




江澄是不怕这些的。他只顾自己往前走。




一路上总会蹦出来一些“鬼”,脸上画着浓妆,做着各种夸张的动作去吓唬别人。江澄看都没看一眼。




真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人每次都能被吓得往自己怀里撞。




03.


江澄认识温宁是四年前的事了,他们陪伴着彼此度过了很多时光。




江澄到现在都还记得,春天时,他总是会牵着温宁的手去看花;秋天,温宁会坐在树下,靠在他身上看落叶。




还有在冬天最寒冷的时候,他总会霸道地将温宁从他自己的围巾里拽出来,然后两个人一起围着一条围巾,那条围巾是红色的。温宁说那个颜色很温暖,他喜欢红色。江澄也并不讨厌。




直到温宁染上了这个颜色。




那是两年前一场事故,这件鬼屋突然倒塌让人猝不及防,天知道平时文文弱弱的温宁,哪来这么大的力气,把江澄推了出去。




然后他安静的沉睡了。




江澄回忆结束时,他已经走出了鬼屋。温宁出车祸的那天是他的生日,他知道温宁喜欢这个游乐园,并在自己生日当天带他来这里了。




可惜那天也成了温宁的忌日。




直到江澄走出游乐园,鬼屋的门口才有一个影子渐渐浮现。




“你还看啊?人都走远了!”


“啊,我就再等等。”


“话说他也真够可以的,还是每年都来这里吧?”


“...嗯...”我倒更希望他不要来


“走吧,已经傍晚了,再不走就回不去了。”


“嗯,我们回去罢。”




......


温宁彻底走远后,江澄又拿着一束花回来了。




一束白玫瑰。


Cause


Love of my life.




他将花放在门口,又回头看一下,终是转身走了。




别看了江澄,他收不到的。只会和上一年的那束一样枯萎罢了。




而温宁转身看见的,也不过是天边的晚霞,什么都没有。




回去吧温宁,他看不见的。只会让你自己心中的眷恋更深罢了。




这一个转身,


他们又错过了彼此。


——————————————————————————

头一回写澄宁单独的会不会太ooc?

好的不用说了我知道我的文是大型ooc现场qwq

期中考没有作业就是好( ´▽`)

可我还有一个咕了超久的美术作业先滚了_(´ཀ`」 ∠)_

【曦瑶/晓薛】《今天也有神仙造福社会》(四)

*ooc归我,ooc归我,ooc归我^q^

*是军训码在本子上的www

*好了正文开始^q^

(此篇微岚箐/澄宁)


— — — — — — — — — — — — — — — — — — 


11.

晓星尘第N次打开手机,又第N次关上,然后又打开...


反复几次后,终于响起了声音。


【特别关注】降灾刚刚发布了一张照片


晓星尘立马点赞,评论一句:恭喜不愧是降灾呢,歌你可还喜欢?


这首《降灾》是晓星尘为薛洋写的一首歌,填词、作曲都是他一人,刚出来不久就被推上热搜。这首歌下面是另外一个话题——“霜降”。甚至有了部落。首长ID:小星星喜欢降灾


interesting:)


过了许久,降灾才回复一句:嗯,道长的歌还是那么好听呢。不过道长,你怎么正好在线?


霜华:碰巧在线罢了


(为您切换恶友视角^q^)


是首杀!!!道长评论了!!!首杀!!!薛洋打了长达300字的“喜欢喜欢喜欢喜欢!!!超级喜欢!!!”,然后淡定删掉。


“小矮子你看!是道长!!道长!!!”

“嗯。”

“你都没反应的啊?!”


金光瑶默默拿过他手机,一条条点开给他看。

“自从你那次直播后,他哪次不是首杀评论?”


每天都这么玩有意思吗?!

他给你写的歌都可以合成N张专辑了!!!

他怕不是一直守在屏幕前吧?!

二哥都没给我首杀评论过嘤嘤嘤(划掉


然后金光瑶手机特关响了。


于是薛洋在被强行塞了一嘴狗粮后愤恨地将金光瑶推出去并关上了门。


小矮子和你宝贝二哥好好过去吧!!!为了你二哥一周三更你好意思说我?!你和你二哥已经在一起了吧?!天天抱着个手机傻笑你说我?!我把道长当目标!!!“目标”明白吗?!


【特别关注】霜华回复了你


好吧恋爱最佳首选目标嗯。


12.

金光瑶被推出来的前一秒还有懵。


自家崽子怎么这么喜欢把人往外推?!果然上次就不该把糖留给他!不过他好像还没吃到那人留下的东西?不然他要么欢喜要么炸。


然后金光瑶打印了几十份薛洋的名片,附近的大街小巷都辛勤地跑了个遍。


真好: )


不远处的蓝曦臣看着金光瑶东奔西跑后终于停下拧开了一瓶水,正打算走过去时,金光瑶仰起头开始喝水。


许些水从金光瑶嘴角流下,打湿了胸口的衬衣,正午时的太阳挺大,日光透过树荫撒在金光瑶脸上,惹得他微微皱眉。衬衣因汗水显得更透了些,上面两个扣子随意的打开,露出白皙的肌肤。


蓝曦臣沉默了。

阿瑶太可爱想拐(cào)回(kū)家(tā)怎么办?


蓝曦臣刚迈开步伐,就看到金光瑶身边多了一个人。晓星尘?阿瑶好像笑的挺开心。


...有点不愉快呢: )


13.

晓星尘得到薛洋回复的前一秒,室友宋岚和阿箐正好要打扫卫生,拖他去楼下买瓶清洁剂。


宋岚每次大扫除都会将一些没用的东西扔了,可就是没扔掉他房间花瓶里枯萎的几朵玫瑰。那好像是阿箐送他的。


看子琛那样,或许送玫瑰给友人会使他开心吧。


单纯的晓星尘啊。


他买完东西正要回去时,口袋中的手机响起特关的声音,晓星尘正拿出手机准备回复,却撞上了刚放下水瓶的金光瑶。也成功撞掉了自己的眼镜和手机。


“啊!抱歉!”

“没事,你手机掉了,给...诶?!”


金光瑶之所以会惊异,是因为他看见了手机屏幕上的字。


霜华。

然而神奇的还在下面。

“降灾”备注:阿洋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直到江澄牵着温宁的手从他们身旁走过,打了个招呼,他们仍旧沉默着。


“你们好。那个...晓星尘先生,你们为什么不走了呀?”温宁手中捧着一大束鲜花,脸颊微红,有些腼腆的笑着。


“别笑了。”

“怎,怎么了?晚吟不喜欢吗?那,那我...”温宁越说越小声,头也低了下去。”

“不是。”

“诶?”

“你这样,我会忍不住亲上去。”


然后金光瑶瞎了。不知怎的,他忽然好饱。而晓星尘才戴上眼镜,只看到了温宁离去时彻底红透的脸及他手上的花。


对了,花!晓星尘从袋子里拿出几朵玫瑰,那是他买清洁剂时顺路买的,他想送给薛洋。


“请问你可以帮我转交给阿...薛洋吗?”

“...好的。”感觉崽子要被拐跑了呢。


但果然还是求上天带走这个只会把人锁在门外的傻子吧: )


———————————————————————

看哪咕了超久的更新!

其实另一个长篇也早就写好了就是懒得发(不

今天晚上估计是没时间了,明天考试回来再说吧带会写完作业还要去复习

历史杀我qwq

祝我明天期中考好运_(´ཀ`」 ∠)_

【曦瑶】《从此刻开始喜欢你》

*是刀鸭(等等别打我

*设定是 @棱xv 测出来的,我jio得可以码刀

*我觉得写废了不好意思@,但毕竟不是我测的,正文开始望喜欢^q^


— — — — — — — — — — — — — — — — — —  


01.

孟瑶出生时,他身旁的一切污秽不堪。到他记事时都是如此。


这些场景,令人厌恶。


那时,他喜欢天上的月亮。洁白的月光令人向往,比起太阳,月亮或许更好些,它给予了光,却没有日光那么刺眼。


会来这里的,大都是些颇有地位的人,大抵是个都城罢。他奢求的不多,一片月光,孟诗在一座干草堆旁念着诗歌。


这是他想象过无数次的幻想,又破灭了无数次。


直到他跌下台阶的那一霎,他还相信这个梦想会实现。但那年,金陵台太高,他的梦想太远。那一天,他的梦想彻底被碾碎。


直到遇见了蓝曦臣。那时的他虽然落魄潦倒,但仍然温润如玉。如同月亮,站在繁星之中,同繁星一样发着光,却与繁星截然不同。


再后来,蓝曦臣接过了孟瑶的一杯茶,向他道了声谢。那一个举动,如同月光,在孟瑶的心里烙下了印记。


孟瑶心中的白月光变成了蓝曦臣。他或许将从此刻开始喜欢一个遥不可及的人了。


从此刻开始,便注定了金光瑶一个悲惨的结局。


02.

蓝曦臣天生性格温和,相貌也不差,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如同烛火的热度。让人感到温暖。


但因为出身,所以也给人一种雪的感觉,真实而又无法触及。


这是他所不知道的,他只是觉得温和待人较好,他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笑容、衣着,完美得令人无可挑剔。


而孟瑶,是唯一一个见过他落魄不堪时的模样的,但他却帮他拾起了古籍,笑着问他怎么了,要不要去他家暂时住一段时间。


蓝曦臣在那段时间里认识了孟瑶,但他真的没有想到,他接过孟瑶的茶这个微小举动,可以让他记一辈子。


可惜在意识到时已经太晚了。


如同蜗牛,在一个地方爬了很久,以为已经离开那里时,才发现原来不过走了几厘米。


如烛火的温度一般令人向往,燃尽却是蜗牛般不堪的速度。


让人在这漫长的错觉中沉溺,

待到温度终于消失时,

彻底溺死。


03.

后来他们遇见了彼此。他们尝试去爱彼此。


或许是因为彼此相悦,他们的爱如石头,坚硬,却又冰冷,没有一方可以感受到那种温度。


直到水滴石穿,石头裂了,里面有的微小的幸福,皆成了悲伤。


那就是金光瑶拿命去赌的东西。他输了。一败涂地。


那蓝曦臣呢?他还是天下人的泽芜君,但再也不是金光瑶一人的二哥了。


他才发现这一切。用他那比蜗牛还不堪的速度。将金光瑶溺死在了他所营造的美好烛光里。


不过他们可以永远记住彼此了。就当它是所有结局中,幸福快乐的那个结局罢。


毕竟蓝曦臣可能从那一刻开始喜欢金光瑶了。


———————————————————————

看哪是刀!

码刀真爽(不

年轻就要多吃刀!吃什么糖!(等等四十米大砍刀放下

晚上还有两篇鸭( ´▽`)

【忘羡】《听说蓝教授家的鬼魂又出来作妖了》

*大概是鬼魂羡x教授湛???

*就当生贺和万圣贺文一起啦(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但绝对ooc!

  正文要开始了鸭


— — — — — — — — — — —— — — — — — — 


01.

蓝忘机觉得自己最近被某种东西缠住了。他说不清那是什么,他在晚上总能若有若无的感受到它的存在,有时在白天也会有影子一闪而过。


蓝忘机主学“鬼魂”,但这只鬼魂与以往不同,他感受不到它的怨气、执念。


它究竟为何留在世上?


蓝忘机决定一探究竟。


当天晚上,那个鬼魂再次出来时,蓝忘机猛地睁开眼睛,抓住了鬼魂的袖子:“说吧,跟了我那么多天,到底想干什么?”


那个鬼魂大抵也是没有想到会被抓住,反应过来时已经挣不开了:“喂,蓝湛,你待人那么粗暴的吗?你可是教授啊,你的雅正呢?”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傻吗?我可是鬼魂,我可以随意穿梭的,不像你们人类,还受着束缚。”

“你...”

“对了,我叫魏婴,叫我魏无羡也可以。蓝湛,认识一下呗!”魏无羡大方的伸出了没被抓住的那只手。


蓝忘机抬头,望到了他那双写着“诚恳”的眼睛,却没伸手过去:“我不喜欢与生人接触。”


魏无羡也不在意,收回了手:“你不熟悉我,我可是很熟悉你啊~”


这番话惹的蓝忘机抬头看着浮在空中的魏无羡:“你什么意思?!”


“含光君当真没有发觉?哎呀!可惜了!含光君沐浴时可是别有一番风景的呢!”

“你...!”

“噗!你当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种小古板果然好骗!我又不喜欢男子,我看你沐浴的时间,不如去送其他姑娘几朵花,这不是更好?”

“...无聊!”


蓝忘机整理好了床铺,准备休息,抬头又看见魏无羡。“蓝湛,我睡哪啊?”

“...隔壁客房。”

“我觉得你这里通风。”

“那我去客房。”


蓝忘机说完便整理东西走去了隔壁,只留给了魏无羡一个背影。


魏·迷茫·婴


02.

魏无羡已经死皮赖脸缠着蓝忘机好几天了。毕竟他是一只鬼魂,除了蓝忘机外没几个看得见他,魏无羡充分利用了这点,无时不刻粘着蓝忘机。


就连蓝忘机在上课时都没放过。


“蓝湛蓝湛!看这里!”

“蓝忘机啊,你好像比我大诶!”

“你怎么不理我?”

“蓝湛兄~”

“蓝二哥哥!”


在写板书的蓝忘机手中的笔忽然顿了一下,魏无羡看着他着微小的变化,心中暗笑,正打算再说几句时,忽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


“???!!!!”

蓝忘机你怎么可以禁言我?!

“喧哗者,禁言。”蓝湛压低了声音,不知怎的,他不希望别人知道魏无羡的存在。


魏无羡试了几回都没能再吱一声,只好认输,在一旁讲台上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


这样看,蓝湛这小古板长的也还不赖嘛,就是不喜言笑,这淡若琉璃的眸子,白皙的肤色,笑起来不知要博得多少姑娘的芳心。


魏无羡还在疯狂脑补时,蓝忘机已经把他的禁言给解了。待他回过神后,脱口而出。


“蓝湛!”

蓝忘机余光微微扫过他,似有些不悦。

“诶诶,你别这样看我呀,我就喊喊你。”

“给你羡哥哥笑一个呗~”

“诶!别啊!不笑就不笑呗,禁什么言啊。”


魏无羡只得坐回桌上,看着蓝忘机在黑板上写着“天书”,从中找到了几个重点。


“鬼魂”...“执念....所化”“...提防...”“...入土”...“轮回...”...

魏无羡看着密密麻麻的字看得眼睛生疼,低下头闭眼。


我好像,也是鬼魂吧。蓝湛好像还没问过我为何留在世上呢,不过问了估计也没用。


毕竟我是生魂离体啊。


03.

待蓝忘机问起魏无羡关于他的事时,着实让魏无羡有点受惊。那大约在一个月后了。


“你的肉体,在哪?”

“...蛤?!蓝湛,你说什么?”

“你的肉体,生魂离体。那么多天了,魂没事,那肉体应该还是完好的。”他

“蓝湛,你这个人,怎么总喜欢挑我不想谈的事情说。”魏无羡难得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脸。啧,还是被发现了。不愧是教授啊。


“...你该回去了。”


蓝忘机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出来的这句话,明明他已经习惯了魏无羡每天在自己身旁闹着、笑着,即使从不回话也会接着讲下去的样子;明明他已经习惯了这个人的笑容;明明...他的世界里已经刻下他了。


但是那些高阶的学徒和教授...

——《云深教授Z疑似私藏来历不明鬼魂》

按照规定,若是鬼魂被抓了,绝对是必死无疑。


明明他们看见的是魏婴的笑容,是一个保护弱小的人。可为什么...

“教授/忘机,我们这是为你好啊。”自以为正义的发言。


“抱歉,我有些累了,蓝湛,我去隔壁休息一下。”魏无羡直径向门走去。


“......”蓝忘机的嘴唇动了动,终是没说话,举起的手也渐渐垂下。魏无羡的背影,在他进门后消失了。


隔着一堵墙的两个人,都在自己那头沉默着。


魏无羡回房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忽然爬起,在纸上写起了字。


当蓝忘机终于起身去找他时,只看见了一张便利贴:

蓝湛,我走了,你可别想我哟。或许你说的对,我会活下去,不过我还会不会醒来就说不定了。你等等我!我如果回来了,绝对会去找你的!

                                                            ——魏无羡☆


蓝忘机看着便利贴上狂放的字体愣了一会,还是小心折好收进了口袋里。打开门,空气中仿佛还有这魏婴淡淡的味道,感觉他上一秒才离开。


魏无羡走了。

蓝忘机在深夜里从书桌上醒来时,身上不会再多出一件特意披上的毯子。

蓝忘机在看书时,不会再有人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讲着笑着。

这是他本来就在过着的生活。


但蓝忘机还是会看着房间里魏无羡的东西好一会,才默默关上房门;或是盯着不经意间多买的一份早餐出神,然后起身将它扔掉。


这是蓝忘机头一回觉得,自己离不开一个人了。


但他可以等,也只能等,等那人回来,然后不让他再离开了。


04.

又是一个年头过去了,第十三个了。


这十三年里,蓝忘机的住所一直没变,也只固定在云深教书。他相信魏无羡会回来,这两个地方是魏无羡熟悉的,他要在这里,等他回来。


天气已经转秋,校门口两旁的树总会落下泛黄叶子来,蒲公英也会是不是被吹起一些。又是一年快过了呢。


“蓝教授,我有一点不大明白,你可以讲给我听听吗?”


这个声音蓝忘机再熟悉不过了,是魏婴。


蓝忘机转身,看见笑容灿烂的魏无羡,向他奔来,他也伸出双臂迎接他。


魏无羡扑进了蓝忘机的怀里。那一霎,他们身旁好像起了一阵风,卷起了漫天雪白的蒲公英,又飘飘扬扬的落下。


这一回,我终于可以不顾别人的目光拥抱你了。


“蓝教授,我想知道,你有多喜欢我~”

“很喜欢♡”


———————————————————————

赶上了!

真是太好了鸭( ´▽`)

美术作业还没写我先滚了_(´ཀ`」 ∠)_

可以来找我鸭~

傻子临清在线陪聊(什